马化腾,你应该道歉


从年头开始,腾讯就开始策划一场名为“诊断腾讯”的活动,大大小小搞了十场。这个系列会议召开的直接导火索应该是去年年底的3Q大战。在那场著名的商业战中,腾讯突然看到了它以前并没有看到(或许看到了但并不怎么看重)的市场环境。我在参与第三场会议时,和腾讯的人交流中也感知到这样一种情绪:为什么大家都不能理解腾讯?

业内对腾讯的山寨、垄断历来多有批评,集批评之大成者当属某杂志一篇标题很彪悍的文章。无论是我在现场的那次会,还是我在互联网上看到的后来会议的一些讨论片段,都能发现这样一个焦点:腾讯的确在考虑自己的所谓“山寨”和“垄断”。从商业角度讲,在今天“开放平台”这个概念的催动下,腾讯也意识到了单打独斗是不行的。让公司赚取最大利益的最好做法莫过于建立一个产业,而非仅仅建立一个企业。

然而,我却以为,这些都是表面的。在诊断腾讯系列会议中,我鲜有听到或看到腾讯高层对3Q大战这一事件本身真正意义上的反思。在我所在的那场会议中,虽然这是一个话题,但大多数与会者都仅仅就3Q大战的公关层面上的问题提出了看法。不过,事实上,公关层面的东西只是术的问题,腾讯在“道”的层面上犯了大错,我耐心地等待后面它或许会意识到,但时至今日,显然是一种奢望了。

在3Q大战中,腾讯网是一边倒发布有利于自己的文章的,在当时的腾讯网上,你找不到一篇支持360的文章,在所有的文章底下,你也很难找到支持360的评论。这种做法,是极其典型也极其过分的践踏新闻专业主义的原则,在新闻传播伦理上,犯了大忌。

在今天的新闻学教育里,再三流的学院,再没水平的教师,都会告诉学生:做新闻要平衡报道。这不是什么深奥的理论,但这是一种行业伦理,肆无忌惮地践踏行业伦理的结果,就是毁掉这个行业自身,侵害公众利益——顺便说一句,实务圈一向以为学院里教授的都是废话,但不晓得你在搞实务的时候,还记得多少句这样的“废话“?

当然,平衡报道原则在现实操作中,总会被侵犯,但腾讯网此番的侵犯却是性质极其恶劣的。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杀人案这个星球上天天都有,但药家鑫这样杀人的,却不多见。如果我们不同意放过药家鑫这个案子的话,那么,腾讯网那段时间的表现,一样不能放过。

为什么说腾讯网的表现性质恶劣呢?不仅因为它的手段,而且因为它这一手段的后果。它实在太大了。

无论是Alexa的排名,还是Google的Ad planner统计,都告诉我们,QQ.COM目前在全球排名第十,在中国,它仅次于百度。考虑到百度是一个搜索引擎,信息传播方式主要以受众自行拉取(Pull)为主,可以这么说,信息推送式(Push)的传播渠道(除电视外),QQ.com是覆盖量最高的大众媒体。而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大众媒体,社会公器。

但在3Q大战中,腾讯依然是用“自家官网”的态度。我之所以不批评360网站的原因就在于:人真的是奇虎自家官网,而不是在做大众媒体,动用自家官网不遗余力地为自己辩解或可接受。但QQ.COM上一字排开数十个频道,7×24小时地播报各种新闻评论,动用自己掌控的这样一个社会公器来为自己赤裸裸地鼓噪,如此手段,商战中,几乎没有先例。

有论者曾经提到,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眼里,只有它们自己以及用户。这话是相当精到的。诊断腾讯一系列的会议中,一直在探讨的,也就是这两个维度:怎么获取更多的用户,怎么让自己的公司保持增长。创新也好,开放也好,都是公司自家的事——老实讲一句,你不创新不开放结果完蛋了,也就是你自己完蛋了。中国三十年商业史,完蛋覆灭的企业不知几许,对于社会而言,又算得了什么大事?

腾讯到底是中国市值数一数二的巨型数字公司,对于这么一个企业,要求它尽一点社会责任并不过分。CSR(企业社会责任)是时下商界的一个热门话题,不少企业把CSR当公关来做——我也不想太苛责这种心态。但CSR不仅仅是搞个公益,做个慈善,它首先就要求企业做好你自己的本份。腾讯网,中国数字疆域中最大的大众媒体,你做好你自己了么?

一个小公司,眼里只有客户和自己,情有可原。一个大公司,眼里就会增加一个砝码:周边其它组织(商业的、民间的以及政府的)。而一个伟大的公司,就必须再增加一个砝码:公众。腾讯的确是一个大公司,但大和伟大之间的距离,不是什么创新,也不是什么开放,而在于腾讯运营者眼里有没有公众的利益。就3Q大战中腾讯网沦为自家宣传机器,马化腾先生,你应该为之道歉,不是向360,而是向公众。而如果你继续抱有自家开的媒体网站自然要不惜一切地为自家说话,这个媒体,还是别办了。

《蜘蛛侠》里有一句台词: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此话,马化腾先生,你以为然否?

—— 刊发于《第一财经日报》互联网观察专栏 刊发文字有删节且非此标题 ——

几句题外话:

1、此文的刊发经过我完全可以理解的波折,最后由《第一财经日报》发出,但标题改掉,且文中要求马化腾道歉的部分被删节

2、文中所提到的论者说互联网公司只有用户和自己,这个论者我依稀记得是keso说的,我似乎是在知乎上看到的,但知乎搜索不太给力,我就懒得再去核对了,模模糊糊用了个论者

3、马化腾先生想必是理工科出身,估计没涉猎过新闻传播学,但QQ.COM门户部分的管理者就没读过新传的?我不信。建议给马化腾先生补一堂新闻伦理学的课。

4、有朋友说,学院派现在为实务圈甚少贡献。这个就要看贡献二字如何定义了。事实上,学院里应该教的学问都不是赚钱的学问,而是为人处世的学问,思想逻辑的学问。有时候我说中国大学现在就是个职校技校,其实心下凄凉。

5、在这个泛成功学的时代,职业伦理底线之飞速下降,已是事实。但我以为,无论如何,它不该是个零。比如说,企业在艰难的时候违反了劳动法当属情有可原,但如果你账上有钱还要拖欠人三个月薪资,那就不可接受。

6、我一直讲的是职业伦理,而不是道德。和商业组织讲道德是与虎谋皮。至于伦理和道德有啥区别,可百度谷歌乃至维基。

7、3Q大战中360官网是否有违媒体伦理,这个有待讨论。这是数字时代发展而伴生的新课题。

8、最后要说的是,中国神权部分对新闻伦理也践踏,政权也践踏,金权更没忘了踩上一脚。这是新闻传播的新的三座大山。

Original Link and Full Article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