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失“人财”待变局


记得在改革开放之初,那时中国孩子出国的故事几乎都是这样开始的:到了美国某个机场时,口袋里只剩下一百美金。但与空空如也的口袋相比,他们心里却充满了信心,决意要在这里赚取第一桶金,或者掌握一门回到中国就可以换来地位与钱财的知识与技能。

  这种情景渐渐成了历史记忆,现在出国的孩子们口袋里装着用不完的钱,但脑袋里却空空如也。他们不知道父母为什么要让他们出国,而且还叮嘱他们,即便在国外待不住一定要回国,也要先弄个绿卡或者一本外国护照。

  以前两波留学移民大潮中的孩子们为的是追求金钱、知识与地位,这一波像瘟疫一样蔓延开来的留学移民潮却和经济关系不大,而是有关政治稳定与社会和谐。送孩子们出国的中国父母们——大学教授、媒体精英、小商小贩、房子突然升值的普通市民、贪官污吏、公务员等等,竟然都拥有一个心照不宣的共识:下一代不能再像我这样生活了。

  如此情形,在一次聚会中,大家都还没坐定,我不禁发问:各位的孩子都在哪个国家啊?

  “我的在英国”,“我女儿刚刚拿到了美国签证”,“哎,杨老师,我正想请教您,送孩子到澳大利亚需要多少钱呢”……

  “人财”双流失

  中国海外移民历史中,改革开放三十多年里持续不断的留学移民潮是第三个时期,而这一时期,又大致可以分为三波。

  第一波起始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出国留学以充满探索精神与求知欲望的青年为主,加上一批在*屏蔽字眼*中受到迫害的老干部、老知识分子的后代,在父母鼓励与海外亲属的支持下,奔赴海外。

  1990年代初,中国开始了以改善个人环境为目的或官员为子女寻找出路而移民的第二波留学移民潮。这一波时断时续,贯穿了整个1990年代,从被“裸体”的官员以及先富者们带动起来的移民到社会精英,都是以寻求更好的发展、更好的教育以及转移财产为目的。

  我把2002年后新出现的留学移民潮称为第三波。以前看似高不可及的移民潮已经波及到所有口袋里有点钱,或者房子能够卖过一百万左右的中国人,有网络调查显示:60%—88%的高收入人群想移民国外,更有网文指出,“年收入达到12万元以上的中国人,几乎都有过移民国外的念头。”

  与前两波留学移民相比,这一波留学移民潮有其显著特点:第一,有点钱的见过点世面的或者多了点心眼的,几乎都在纷纷把孩子送出去,其狂热程度简直可以用“盲目”两字来形容;第二,前两个阶段留学移民,出国者的个人愿望,演变成父母送孩子出国,甚至出现了父母“逼”孩子出国留学的现象;第三,这些孩子出国留学的目的绝大多数就是移民,和前两次留学移民中并行的“赚钱”、“改善生活”、“学知识”、“搞洋文凭”、“转移资产”、“见世面”等等相比,这一波留学生的目的简单得让人难受:移民,而且是受父母之命!

  为什么要移民?为什么要把子女送到人生地不熟的国家?接触诸多留学生与家长的经历告诉我,绝大多数留学移民背后是寻求有保障、稳定与安全的未来。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中国人用30年时间走过了大多国家走了上百年的发财致富之路。然而,富裕起来的一部分中国人,面对我们和西方一些发达国家在诸多方面存在的差距,感到了无助甚至绝望,于是产生走“捷径”的念头。口袋里的钱多了,对外面不再陌生,西方移民国家为了赚钱也大开方便之门,这些都为精英走“捷径”创造条件。于是,把子女送到海外,让他们享受中国人可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还无法享受到的民主、法治、福利、安稳的和谐社会与有保障的生活,成为富裕起来的父母们的共同愿望。

  然而,这一趋势让我感觉不安,国家与民族正面临挑战与困境:人才与资金的外流速度已达令人担忧的程度。

  亚洲绝大多数的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在其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都出现过精英和先富者们的留学移民潮,例如韩国、新加坡和中国香港、台湾等地区,但像中国目前如此规模的留学移民潮,并不多见。与其他国家在一定时期内开展的移民人才与资金的回流举措相比,中国还有很多欠缺。

  回流有阻碍

  过去三十年里,中国之所以有了举世瞩目的成绩,简而言之主要归功于人才与资金。

  从中国第二代领导人*屏蔽字眼*开始,就把解放人才、重视人才与利用人才作为主轴,*屏蔽字眼*反复强调的“关键在人”成为他执政年代的行为准则。到*屏蔽字眼*时代,一系列政策尤其是“三个代表”的提出,更是对“人才”有了新的认识与发展:劳动致富与先富起来的中国人得到进一步肯定与重用。*屏蔽字眼*的“科学发展观”与“以人为本”,也都是把人才发展摆在第一位。至于资金,经历过改革开放起步时期的人不会忘记,如果当初没有来自海外华人华侨(主要是港澳台)的投资,中国经济发展的步伐不会如此稳健与顺利。

  然而,目前中国正处发展关键阶段,需要资金与人才,却同时遭遇人才与资金的大量流失。人才外流已经不用多说,我所言及的资金,从稍微富裕的父母手里流到他们在海外的子女那里,最终流到外国。因为,一旦他们的孩子成功加入外国国籍,他们父母的所有资产,终将会成为“外国人”的资产。想想看,目前中国有钱人的法定继承人当中已经有多少是外国国籍?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社会关注焦点虽不在此,这波移民潮也还是引起各界舆论关注,同时引起国家相关决策部门的重视,并已有官方研究机构在积极探求因应之道。最近陆续出台的国务院规定要求“裸官”申报移居海外的家属与子女情况,被外媒解读为这波移民潮在国家政策上激起的波涛。

  不妨把目光转向更广大的留学移民人群,个人认为,面对势不可挡的移民潮,与其焦虑资金与人才外流,不如从根本入手,制定措施吸引资金和人才回流;与其出台以“堵”字诀为主的规定,不如制定以“引”字诀为主的政策。

  我们应该记住:中国过去30年的改革开放最明显的特征是“开放”国门,给予民众迁徙等各种自由的权利。而选择出国留学与移民则是这一自由权利的延伸。试想,如果我们只考虑用限制的方法,对想出国留学移民的人进行“围追堵截”、设置门槛甚至要部分恢复闭关锁国时期政策,又或者顺应社会上的仇富与民粹情绪,把留学移民海外的精英及其子女一棒子打死,这不仅是对公民自由权利的严重侵害,反而会适得其反,让中国的政治与社会环境更加失去吸引力,迫使有条件的中国人想尽办法把子女送到海外,已经在海外的不愿意也不敢“回流”。

  历史上,很多出现移民潮的亚洲国家与地区(如前面所提到的韩国、中国港澳台地区等),到了一定时候,资金与人才都有一个回流过程,而这种回流对其本身的经济持续发展以及政治民主化,发挥着重要作用。

  但人才与资金回流并不简单易行,这些亚洲国家和地区之所以出现移民回潮,都有其共性和特殊性。众所周知,韩国和我国台湾、香港等地区当初人才外流的主要原因是精英看不到前途。韩国和我国台湾地区之所以能够吸引人才与资金回流,是因为他们都在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走上法治轨道,社会仇富情绪大大消减,对精英也不再使用“黑打”,社会稳定,私人财产得到宪法保护,民众安居乐业;至于香港,则是因为北京严格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方针,让外流的港人放心,更重要的是,这些回流的人才,还可以继续拥有所在国的“绿卡”和国籍,回来后只要不从政、不参选、不从事机密工作,几乎没有任何“不方便”。

  发生在韩国与我国港澳台地区的移民“回流”现象有可能在中国重演。

  僵局待突破

  要让回流从可能变为现实,与中国的政治改革与社会变革有着直接关联。我认为,一个稳定与和谐的环境是留住与吸引人才的关键,对私有财产的保护、对教育的加大投入以及一个法治社会的营造,则是吸引资金与人才回流的决定性因素。除此之外,我想着重谈一下双重(多重)国籍问题。

  目前,世界各地散布了五千多万华人华侨,这些人因为要适应当地生活,以及工作与福利的需要,大多数都选择加入他国国籍,同时他们在当地国家出生的第二代,几乎都是当地国籍拥有者。年前在海外留学生中做的一份网络问卷显示:留学移民海外的中国人,高达87%的人可能加入所在国国籍。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他们将在获得外国国籍的同时,自动放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

  对此,生活于海外的华人华侨不得不做出两难选择。当那些选择了外国国籍的华人华侨回到热爱的祖国,却要面对自己已是“外国人”的尴尬局面。他们回到中国,无论是定居还是工作,或者带着积蓄“叶落归根”,都会因国籍不同而遭遇诸多障碍。在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的情况下,财富精英的财富最终也将变换“国籍”,因为移民海外的财富精英的下一代基本上都持外国国籍,而他们将是中国富人财富的唯一继承人。

  事实上,双重国籍是亚洲一些国家与地区用来吸引资金与人才回流的重要办法。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发达国家实行双重与多重国籍的做法,给各国侨民选择的自由,同时也给国家吸引移民回流的机会。实行单一国籍法的中国便处于吸引人才的劣势,进而影响竞争力。

  中国曾经实行过双重国籍法,但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为了处理和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关系,消除他们对中国“输出革命”的疑虑,中国立法主动取消了双重国籍。然而,很明显这一立法并没有取得实效,还使中国失去了对该地遭受歧视甚至残杀的华人华侨们名正言顺的保护,也同时在法律上疏远了上千万的华人华侨。从全球范围看,中国的单一国籍法,首先牺牲了几千万海外华人华侨的自由选择权。

  单一国籍法让海外华人华侨爱国无门。2008年席卷全球的海外华人爱国运动之所以受到一些西方人士的质疑甚至遭到所在国家情报机构的调查,很大程度上就和中国实行单一国籍法有关。因为即便再开放的西方国家,对本国国民游行示威有较大的容忍度,而对于那些“外国人”的抗议行为都有所忌惮。这种现象,对于一些承认多重国籍的国家来说,就不是一个问题,至少在法律上不是一个问题。

  随着中国进一步发展,海外华人团体日益壮大,加上其他种种明显的好处与优势,我认为:中国应该尽快制定出适合中国国情的双重国籍法,与世界先进国家的经验与惯例接轨。世界各国多实行双重、多重国籍,却鲜有因此而引起国际纠纷的,可资中国借鉴的经验比比皆是,我们还可借重海外华人华侨的经验,听取他们的意见。

  每天都有大量的中国移民失去了中国的国籍与中国的身份(ID),每天都有更多海外同胞的“第二代”在思考他们是不是“中国人”这样难以回答的问题。实行双重国籍法已成为未来一个时期需要面对的当务之急,宜快不宜迟。

  作者后记

  一个人生下来就自动拥有国籍,是其天生人权的一部分,从法律上讲,并不需要gov-ern-ment来承认(也就是说gov-ern-ment不能拒绝承认),也不应该被gov-ern-ment剥夺。当一个国家以加入外国国籍而剥夺了本国公民国籍,有违法理。

  本文使用的是“实行双重国籍”,而不是“承认”双重国籍,因为任何一个国家政权都只能拥有“承认”本国国籍的权力,根本就没有权力去“承认”他国国籍。

  实行双重国籍,并不是让中国gov-ern-ment去承认华人的外国国籍,而是要求gov-ern-ment不要因为国民有了外国国籍而剥夺他们的中国国籍。

  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以及绝大部分发达国家)都实行了双重国籍法,正如基于国籍是人权的一部分这个广为接受的价值理念。

原载: 《长城月报》

Original Link and Full Article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