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盘以后的故事可能非常可怕


http://126.fm/2lHLOK

这背后的微言大义,我就不多说了,有心的同志,慢慢品味吧……

昨晚老乡聚会,桌上算是我,一共四个,大家谈兴很高,不经意间,聊起爷爷外公这一辈的遭遇,发现家家都有惨事:我外公外婆不过有条小木船,被化作工商业者,不能进入合作社,遭遇邻居乃至同行歧视,不得已双双投水自尽,算是给后代留条活路;一个老乡,爷爷是国民党炮兵中校,49年因为照顾家眷动作不麻利,滞留安庆老家,后面的故事,不用我说了吧?一个老乡,外公曾经任民国政府的县长,抗日期间这乌纱帽就不知掉哪个角落里面了,49年后,居然被发掘出来劳改,1955年,老先生抢过劳改农场卫兵的枪自尽;还有一位老乡,爷爷是国民党少尉,49年解甲归田安心务农,结果被组织发掘,然后……

四人聊罢,不禁面面相觑,因为大家都没想到祖辈遭遇都是如此之惨,原本想象悲惨遭遇仅是个别现象,那料到桌上四人都是如此,这概率是大是小?那么全国其他家庭呢?

下面的问题是,为什么当初我们的祖辈为何没有看出趋势来?为什么不逃之夭夭?为何不想点办法?

崩盘以后的故事可能非常可怕 - 徐斌 - 徐斌的博客

杨绛女士曾在文革中重复小说唐吉歌德的妙语——上帝啊,这是多么奇妙的世界啊,这么说来,我们的祖辈想象不到,也是情有可原……

话说那位国民党炮兵中校回老家后,他小舅子挟着一箱黄金拜访他,约他一起出逃大陆到香港——那是1950年,还有机会出去,中校以家庭拖累为由未跑路。这个小舅子,据我老乡说,后来台湾某大人物的秘书,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衣锦还乡,对照老友潦倒境遇,我想,任何人都会感叹不已吧?

我们的祖辈是看不出后来三十年趋势的,他们从未遭遇过,也从未想过,居然还有后来那样的场面——天下统统为公,从你的锅碗瓢盆到思想,都一切国有化!这种情景,相信中华几千年历史上也未遇到过。似国民党中校少尉这般人物,还有机会趋吉避凶,而我外公外婆,可怜乡下一小船主,能到哪里去?而对我们祖辈而言,他们所处社会环境,不仅从政治上,而更多是从思想环境上,是令人绝望的。

这个后一个感受,之前没有,我近期看邵阳计生委贩卖人口报道,才感觉到的。并不是地方政府权力黑帮化,让人窒息和绝望,而是计划生育思想深入人心,让人绝望。我在给财经网写稿就评论说,计划生育政策理论基石是马尔萨斯人口论,如此按着这个理论推演,那么中国历史上人均生活水平最高的时候,应该是秦汉时期,而现在的日本,人均资源那么少,应该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个段子,被值班编辑删掉后,整个稿件,登时像浸泡在福尔马林溶液中死尸标本……,话说我的看法,在同事们中间也不当回事……

崩盘以后的故事可能非常可怕 - 徐斌 - 徐斌的博客

这家伙主张计划生育,自己却是两个老婆,八九个孩子,我日,他提倡的理论,你也信……

现在你说马尔萨斯理论是傻逼理论,计划生育政策,是中华民族集体自宫,会有无数人跳出来,对你说,中国人均资源那么少,谁来养活中国人云云,我们少生多少多少多少,所以现在生活水平这么高blablabla~~,这里面还有无数经济学家,很多还是官方册封的,而官方经典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说生产力,头一条就是人是生产力中最活跃的因素。但计划生育政策又转着弯说,我们人口过多,经济落后,所以少生。我日,这话都让这些人说全了。

计划生育政策的真正经济背景,实际上是计划经济搞不下去了表现。一切按人头指标来分配资源,结果发现80年代农村生产力因为搞改革大爆发,大家敞开了生孩子,但城市经济却产出效率极低,如果不搞计划生育政策,之前压榨农村供养城市的经济战略无法维持。一纸令下,黔首结扎,傻逼顿首,无端里冒出计生委这么一个靠盯着人下半身吃饭的怪胎来

你要和这帮没种的傻逼争论,是件非常绝望的事情,你不是对人的品质绝望,而是对他们的智商绝望。话说最早宣扬计划生育的马寅初,两个老婆,孩子八九个……

崩盘以后的故事可能非常可怕 - 徐斌 - 徐斌的博客

当年无数大陆仔大逃港,估计现在很少有人知道真相了,不是这些做空中国的先辈们,怎么会逼得老大止损红色仓位?

就邵阳计生委贩卖人口案件,我的看法是,当地人没种。

说个有种的故事吧,我们安徽老家吧,具体地方,我就不多说了,一个农民老婆超生2胎,被罚得倾家荡产,第三胎,足月,被当地计生干部和邻乡的村支书带人绑架他老婆送到医院打掉,是男孩——这种生孩子没屁眼事情都是邻乡干部相互交叉动手。那个村支书也超生一个男孩,才三岁,这农民不吱声,拿着铁锹,到那村支书家里去,推开大门,那小男孩朝他走过,眼珠子都红了的农民后面干什么,我就……

反正那个地方以后计生工作,没人敢继续做下去……

我以前公司的同事,是广东人,他说广东梅州,是中国计划生育工作没法做的地方,因为当地都是客家人,不生儿子不罢休,你搞计划生育,前面给人结扎打胎,后面就得小心有人给儿子女儿来一刀。具体情况如何,当然我没求证,不过我相信是真的,因为我以前的一个女同事,是福建客家人,她说她姐姐的公公对她老爸叹息说:人这辈子要是没孙子,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你认为计生干部跑到这样的人家搞结扎,会有什么后果?

别人我不知道,谁抢我女儿,我肯定做杨佳,而且是不动声色的那种,不服气的计生干部可以试验一下……

崩盘以后的故事可能非常可怕 - 徐斌 - 徐斌的博客

喝药不夺瓶,上吊就给绳,甚至你自焚,都没用,自由权利不是靠吓唬人搞到手的……

权利不是给的,是自己争取来的,当年深圳人一生下来,就被扔到水里学游泳,为什么?长大后,游过海岸到香港打工!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福建广东乃至浙江沿海上,全是搞走私的,自由交易权利,不是老大们搞改革开放给的,是当年那帮搞走私的闯出来的!

今天的中国,实际上乌云笼罩,邪魅耸动,无数幻想着做上线的红色传销分子上蹿下跳。现在的中国情势,很像1920年代的德国。经济繁荣,让极端主义势力靠边站,大家都认为疯狂年代早就一去不复返了,后来……

有心的同志,不妨观察一下魏玛共和国对待极左势力和极右势力的态度区别,再对照现在的老大们的态度,嘿嘿

中国经济迟早会崩盘,但崩盘后的故事,可能非常可怕

崩盘以后的故事可能非常可怕 - 徐斌 - 徐斌的博客

——————————————————————————

徐斌《中国房地产大趋势》现已出版,当当网销售链接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923340&ref=search-1

Original Link and Full Article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